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熱點觀察】

1、涉港國安立法是否影響香港資金自由進出和聯系匯率制度運作?

不會。首先,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一十二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外匯管制政策。香港的資金自由流動和港幣自由兌換將一如既往受到香港基本法的保障。港幣自由兌換,繼續開放外匯、黃金、證券、期貨等市場。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保障資金的流動和進出自由,這是莊嚴的憲制保障,也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關鍵要素之一。

其次,聯系匯率制度是香港自設的機制,運行需要持有充足的外匯儲備、穩健可靠的銀行體系支撐。目前香港的外匯儲備規模相當充裕,資產超過4,400億美元,相當于香港流通貨幣的六倍多,完全可以為港元提供最有效的支撐,并且有國家作為后盾,這是底氣所在。

2、美國調整對港政策,制約手段,是否會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1)短期影響相對有限。

從數據上看,每年香港制造并出口到美國的貨物,只占香港本地制造業的不到2%,貨值占香港總出口不到0.1%。是美國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地及第四大牛肉產品出口市場,香港依然是美國最大貿易順差的單一經濟體。過去十年,美國在香港累計賺取了近3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美國在香港的服務業也有著可觀的利益,特別是金融及專業服務等。任何的限制措施,也同時損害著美國企業在香港的利益。

匯市方面,港元匯價繼續保持穩定,目前數據顯示并無大量資金流出港元或香港銀行體系;股市方面,市場情緒也很快得到了修復,標致香港股市價格的恒生指數多日反彈,已突破24000點。

(2)中長期會有陰霾困擾。

事實上,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香港經濟受到“修例風波”、“新冠疫情”、“中美貿易摩擦”和“美調整對港政策”等多重因素影響,經濟持續低迷。2020年第一季度GDP同比增長-8.9%;3-5月失業率達5.9%,超過2-4月份0.7個百分點。預計2020年至少前三個季度香港經濟還會繼續出現負增長的局面。

與此同時,香港在一些國際指標性評級的指數排名也受到了一定沖擊。例如,全球競爭力指數(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排名從第二位下調到第五位;“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ers Index)排名從2019年9月的全球第3名降至2020年3月的第6名,不僅繼續落后于紐約和倫敦,甚至還被東京、上海、新加坡趕超。

(3)未來可期的發展空間。

回看歷史,香港是獨特的。其自由貿易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經年累月形成的,而不是被賦予的。涉港國安立法有利于香港的社會穩定,最終將有助于維護營商和投資的環境;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已明確將香港定位于“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

未來,香港可利用更廣闊的市場格局同時保持在政策機制、融資、商貿等方向的傳統優勢,獲得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

綜上所述,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長久以來形成的,不會因大國博弈而弱化,甚至轉移。

 

【外匯數據】

截至2020年5月末,香港外匯儲備資產為4,423億美元。較2020年4末增加10億美元。升幅為0.2%。

 

【術語解譯】

聯系匯率制度linked exchange rate system

聯系匯率制度是一種介于固定匯率制度和浮動匯率制度之間的混合體制。由香港于1983年10月17日起首創實行,該制度兼具兩種傳統制度的特色。即:固定匯率制度下由政府訂定并擔保維持官方發鈔價,與及浮動匯率制度下容許市價自由浮動,由供求力量決定方向。

聯系匯率制度是由發鈔銀行(僅限匯豐、渣打和中銀)增發港幣時,須按7.8港元等于1美元的匯價以百分之百的美元向外匯基金(金管局)換取發鈔負債證明書,而回籠港幣時,發鈔銀行可將港幣的負債證明書交回外匯基金換取等值的美元。這一機制又被引入了同業現鈔市場,即當其他持牌銀行向發鈔銀行取得港幣現鈔時,也要以百分之百的美元向發鈔銀行進行兌換,而其他持牌銀行把港元現鈔存入發鈔銀行時,發鈔銀行也要以等值的美元付給它們。這兩個聯系方式對港幣的幣值和匯率起到了重要的穩定作用。

但在香港的公開外匯市場上,港幣的匯率卻是自由浮動的,即無論在銀行同業之間的港幣存款交易(批發市場),還是在銀行與公眾間的現鈔或存款往來(零售市場),港幣匯率都是由市場的供求狀況來決定的,實行市場匯率。聯系匯率與市場匯率、固定匯率與浮動匯率并存,是香港聯系匯率制度最重要的機理。

聯系匯率制度使得港元兌美元的匯率保持穩定,對香港成為貿易與金融中心,維持香港的金融穩定和經濟繁榮起到了相當大的積極作用。

 

欧美国产日韩在线综合网-日本东京热大輪姦2019-日本妇人成熟免费视频